莫拉雷斯 马德兴:97国奥死于“折腾”,更死于“人祸”!

  • 时间:
  • 浏览:1
莫拉雷斯

0比1!中国97年龄段国奥队不出意外地在第四届亚洲U23锦标赛暨2020年东京奥运会预选赛决赛阶段比赛中输掉了第三场小组赛,以三战全败的成绩结束了这次泰国之行。当叙利亚裁判吹响终场哨声之时,作为一个跟队老记,我已经不知道该去说啥了?

因为这么多年来,所有可以说的、所有应该说,所有能够说的,几乎都已经说遍了,有些甚至不止说过一次。而且,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赛前能够预计到、分析到的,也已经全部都说过、说到了。

但是,从两个多月前在缅甸亲眼目睹中国的2001年龄段国青队(亦即2024年巴黎奥运会男足适龄年龄段队伍)惨败韩国队,再到这次在泰国又一次目睹1997年龄段国奥队冲击2020年东京奥运会男足赛惨败,我似乎已经变得有些“麻木”了,“麻木”到了已经认定中国队输球乃“天经地义”之事!

当然,我也知道,写下今天这个文章及大标题,我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甚至有可能被禁声、被扣“帽子”,因为现在的舆论环境完全不比当年。但我还是要说,因为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良知!如果真话、实话都不让说了,中国足球何以还能够让人见得到美好的未来?

1、最该总结的不是球队与教练

坦率地说,在国奥队“三连败”之后,我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值得去“总结”的!因为早在数个月之前、甚至可以说是两三年之前,这样的结果就已经注定了。既然“早就注定”,让现在的管理者、现在的教练、现在的队员来总结,意义又何在?

譬如,现在的足协领导在去年8月份的中国足协代表大会上才算是全面接手中国足球的工作,至今也才不到半年的时间。而这支国奥队的雏形在2017年5月份全面开启,当时孙继海在济南集训召集全国80多名适龄球展开公开选拔。也就是说,在现在的足协领导全面接手之前两年的时间里,这支队伍就已经存在了。如果非要让现在的足协领导来“负责”,则他们当然有理由提出这样的问题:在他们接手之前的两年时间里,这支队伍在干啥?

再譬如,让现在的执行教练郝伟担责,则恐怕更说过去,从其接手到这次奥运会预选赛开打,前后累加起来的时间也就110天,而整个队伍在一起集训、比赛的时间也就只有88天(指此番奥运会预选赛在1月8日正式揭幕)。先前两年多时间里没有解决或者遗留下来的问题,想要在88天时间里全部解决,这无异于“痴人梦呓”。若真可以,则中国足球也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至于“问责”球员,恐怕更说过去,因为技战术等基础问题,并非现在才形成。从三场比赛的实战情况来看,我们不能片面地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指责与批评这些球员“不尽力”、“不努力”,再认定他们的“态度有问题”、“缺乏国家荣誉感”。对于这些球员来说,某种程度上他们无异于受摆布的“木偶”,每换一次教练,就要被“折腾”一下,或进入到队中、或又被排除在外,过了今天也不知道明天是否还可以继续留队。面对这样的大环境与大氛围,再有心“杀敌”,恐怕也不可能真正专注。既然如此,再让他们总结这次失败的原因,恐怕也就没有了现实意义。

真正该总结的,其实应该是我们高层的管理理念、管理体系、管理方式!一个最简单的事实:从2017年5月份这个年龄段的队伍开始组建至这一次奥运会预选赛在1月8日正式开幕,总共有962天的时间。在这962天里,这个年龄段的队伍究竟经历了一种怎样的发展曲线?从参加济南的选拔,然后又突然冒出一个“我要上奥运”,为的是所谓的“扩大选材面”;然后又来了一个无疾而终的U20国青选拔队整队参加德国第四级别地区联赛;再到正式竖旗开始之后的军事训练、进行无休止的长跑;然后,又突然聘请来了一位“世界级名帅”希丁克,但没有人想到这位名帅当起了“甩手掌柜”,而且还夹杂着太多的“利益链”问题。眼看着队伍无法再持续下去了,中国足协无奈之下只能在去年9月份痛下决心,让郝伟担任执行教练。

如果真的需要总结,恐怕这才是真正应该总结、需要总结、值得总结的地方,即从2017年5月份孙继海开始到郝伟接手,这852天时间里,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混乱的局面?管理者究竟欲以何为?为什么在这支队伍存在的962天时间里,先后经历了孙继海、沈祥福、希丁克到郝伟这四任教练?即便是执教时间最长的希丁克,前后的时间也没有满一年,而希丁克本人与球队前后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也就不到70天的时间,甚至还不如郝伟接手后实施的“88天计划”时间长。但为何这段时间里,就没有人过问、让希丁克处于“失控”状态?

2、“瞎折腾”结出的“恶果”

我从来都认为,当下的中国足球需要改革,只有紧紧围绕着《五十条》,逐一落实并贯彻具体的“50条”精神,中国足球才有可能发展起来。但是,中国足球需要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并不是完全不顾足球运动的基本规律、不尊重竞技体育与竞技足球运动的基本规则,借“改革”的名义进行“瞎折腾”。这才是这一届97年龄段国奥队根本就不可能在亚洲范围内具有竞争力的根本!换而言之,这一届97年龄段国奥队是在过去两三年之内完全死于外行的管理与外行的瞎指挥,是死于“人祸”!

如果我们不能真正认清这一届国奥队“惨败”的这个根本性原因,在总结过程中不愿意提及甚至尽量回避,不承认也不愿意面对这样的“人祸”,则中国足球根本就不可能真正总结出失败的根源,也就更不可能取得进步。而且,这样的“人祸”或许将持续拉低中国足球的竞技水平。

我们从来不怀疑上层搞好中国足球的决心与信心,而且相信上层与领导的出发点也是积极的、是希望能够尽快让中国足球打翻身仗。但是,谁都清楚:任何一个领域、行业都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与特点,因而,任何改革首先需要在尊重这些规律与特点的前提之下。就以“我要上奥运”为例,中国从事专业足球的适龄运动员也就是那么些人,但在那些完全不懂行的所谓“高参”的建议下,非要相信“高手在民间”,而最终能闯入前几名的依然还是那些球员。但为什么听不得不同的意见、善意的意见,非要一意孤行搞这种所谓的“选拔”?回想一下那次历时半年多的选拔,对于组建国奥队究竟起到了多大的作用呢?如果将组织那次选拔的时间、精力与经费用于国奥队自身上,又会是一个怎样的效果?

跟随中国足球南征北战已经快30年了,此番97年龄段国奥队也已经是笔者跟随采访的第七支国奥队了。尽管先前的国奥队也有未能出线的,但越是临近,尤其是最近三届国奥队即89年龄段、93年龄段以及97年龄段队伍,或许“死法”不一,但其中核心一点都是自己“折腾”自己。譬如,像89年龄段国奥队,从刘春明正式上任接手不到一年便“下课”,由孙伟接手。因为广州亚运会上惨败,又找来了布拉泽维奇,后者上任不到6个月便折戟于预选赛第一阶段比赛,连12强赛都未能闯入。

这一次,两年多时间,队伍先后四次换帅。在所有参加这次亚锦赛的16支参赛队中,是换帅频率与次数最多的。与中国队同组的伊朗队,在一年之内三度换帅,尽管末仗击败了中国队,但同样和中国队一样无缘小组晋级。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必然?差不多20多年前,霍顿曾率中国77年龄段队伍征战曼谷亚运会,并率队获得了铜牌,而且最后的铜牌之战就是在宋卡进行,如今97年龄段国奥队教练组中的郝伟、马永康等人都曾是当时的队员。就是在泰国,霍顿曾向记者感慨:“每名教练都有自己的足球哲学与理念,一般而言,需要带队两年左右的时间,才能让球员完全熟悉与了解自己的足球哲学并在实战中展现出来。”

但是,中国的行政长官们总觉得一个好教练就应该是“今天刚上课、明天就可赢球”,这与当年曾在上海申花队效力于过的著名球星德罗巴小结在中国踢球的感受、称“中国人对足球的理解就是今天找11个人来、明天就应该赢得冠军”,颇为异曲同工,甚至在思维方式与逻辑上是完全吻合的。在这样的一种思维方式指导下,中国足球也就难逃“被折腾”的命运,而且明摆着就是折腾,还非要套上一个华丽的外衣,并美其名曰“改革”。这才是最为可悲的。这一届97年龄段国奥队之“死”,明摆着就是被折腾至死的。唯一不同的是,过去折腾国奥队本身的,或许是中国足协这个层面;而此番97年龄段国奥队,则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超过了中国足协这个层面。

3、叙利亚队为何又晋级八强了?

在中国97年龄段国奥队以三战三败、一球不进的成绩结束奥运使命之时,当我们又习惯性地开始讨论与分析中国国奥队为什么不行时,我们不妨换一个思路与角度。就以这次参加本届U23亚锦赛亦即东京奥运会预选赛的16支参赛队为例,先看一下各队的主教练执教时间之长短。请看下表:

这是笔者整理出来的参加第四届U23亚锦赛16支参赛队教练上任具体时间以及执教时间长短的统计表。这个表看上去很简单,但其中却很有玄机。譬如,在执教时间方面,三位接手球队时间最晚、执教时间最短的教练,即伊朗队的埃斯蒂利、中国队的郝伟、卡塔尔队的桑切斯等,所率的球队全部都在小组赛中折戟了。这是偶然还是必然?需要指出的是,桑切斯在2017年7月份从当时卡塔尔国奥队主教练升任国家队主教练之后,开始“一肩双挑”,指挥U23队伍参加过2018年1月份在江苏进行的第三届U23亚锦赛,在获得铜牌之后就专职于卡塔尔国家队,而卡塔尔足协任命了葡萄牙人费尔南德斯担任国奥队主教练,但因为过去一段时间来指挥球队表现一般,面对即将到来的奥运会预选赛,卡塔尔足协在去年8月底转而重新让桑切斯“一肩双挑”,但毕竟时间太短,最终小组赛中就遭到淘汰。

也许有人会说,像日本队的森保一在2017年10月份就被任命为主教练了,缘何此番同样率队表现不佳,日本队以1平2负提前被淘汰?不得不说,这与森保一在俄罗斯世界杯赛结束之后开始“一肩双挑”、并将重心更多地转移到国家队身上有很大关系。实际上,森保一在去年12月份才开始专心于国奥队,其实也存在着时间短的问题。而巴林队在本届赛事中同样小组赛遭到淘汰,突尼斯主教练查曼的执教时间也不短了,这与巴林队自身的硬实力有很大关系,像中国队也曾在去年土伦杯赛上以4比1横扫该队。

在整个教练中,日本人西野朗调教泰国队的时间同样也是比较短的,这一方面是泰国足协任命其兼任国家队与国奥队主教练时间较晚,另一方面,在去年11月底至12月初,西野朗指挥泰国队参加了在菲律宾进行的东南亚运动会足球赛,泰国队在小组赛中未能出线、进入四强,是最近几届成绩最差的一次,但这次大赛却成为了泰国队参加这次U23亚锦赛最好的练兵机会。再加上东道主优势,泰国队最终进入到了八强之中。

相比之下,其他各队的主教练都有较为充足的时间来进行调教。这其中,最令中国球迷耿耿于怀的,或许就是叙利亚队。这一方面是该队所在的国家依然处于动荡之中,另一方面,该队在去年12月份的珠海四国赛期间,又以1比0击败了中国队。在这次比赛中,叙利亚队前两场比赛都是在最后时刻取得进球,绝平卡塔尔队、绝杀日本队,令人感慨其顽强的战斗精神。

但是,当叙利亚队闯入本届赛事的八强时,我们需要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叙利亚这个年龄段的U19国青队在2015年进行的巴林亚青赛预选赛中都未能出线,而且当时小组赛三战三败,连巴林亚青赛的决赛阶段比赛资格都未能获得,在所有参加那届亚青赛的队伍中排名仅仅第33位!他们和约旦队一样,是仅有的两支无缘巴林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的队伍。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哈基姆接手叙利亚队时,已经距离奥运会预选赛亚洲区第一阶段小组赛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在率队取得决赛阶段比赛资格后,哈基姆所指挥的叙利亚队就是利用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队比赛日展开集训,从去年6月份开始,球队先是国内集训,然后在7月份前往俄罗斯进行为期半个月的集训,费用由在俄罗斯经商的叙利亚商人负责。

至8月下旬,球队重新集中,准备前往韩国进行两场热身赛。但后来因为办理签证出现问题而被迫取消韩国之行,改在国内集训,至9月中旬,前往约旦与约旦国奥队进行两场热身赛。至10月份的国家队比赛日,叙利亚国奥队前往巴林与巴林国奥队进行两场热身赛,费用由巴林足协承担;11月份,叙利亚队又前往迪拜参加了迪拜杯八国赛,阿联酋足协承担部分费用。至12月份,叙利亚国奥队应邀到中国参加了珠海四国赛。之后,叙利亚国奥队就没有再进行一场热身赛。

看看叙利亚队的整个备战过程以及备战情况,论经费,叙利亚国奥队的条件完全无法和中国国奥队相比,更不用不说叙利亚国奥队出国比赛基本都是由对方承担费用。可是,中国国奥队自从2017年5月份在济南展开集训以来,这期间已经花费了多少巨资?姑且不说聘请希丁克的费用,在希丁克上任之前,中国队前往德国参加第四级别地区比赛,又投入了多少资金?不要忘了,德国方面之所以愿意与中国队比赛,很重要一个原因是打一场,中国方面就要支付给对方俱乐部1.5万欧元的补贴。至于球队在德国期间的食宿、交通等费用,恐怕就更无需多言了。这些钱都从哪里来、花哪里去了?设想一下,假设将其账单向社会公布,会是一种怎样的社会反响?至于后期,为满足郝伟接手之后的“88天计划”而主办的四国赛、出国访问等,又投入了多少?

在如此大投入的情况下,对照一下叙利亚国奥队的情况,如此鲜明对比的效果,怎能不让中国球迷生气?或许,中国足球确实“不差钱”,但钱再多也不能如此无节制地浪费。过去,中国足球是没钱,是“穷折腾”;如今有钱了,但也不至于“瞎折腾”!如此大的投入,缘何中国国奥队连一个入球都难?可是,如果同样的情况,就以孙继海在2017年5月21日展开集训开始,让这个年龄段的队伍踏踏实实地按照足球基本规律展开集训,即便是从最基本的ABC练起,尽管有可能同样难以取得东京奥运会的入场券,但何至于连一个进球都难以取得?就像93年龄段国奥队在四年前多哈进行的里约奥运会预选赛中,尽管我们整体实力与水平不够,也是三战三败,但至少在比赛的部分时间段、部分场景下还可以与对手一争,也还曾取得过四个进球,甚至还能够领先对手。而这一次,则几乎很难有对抗能力。原来应该用于练习最基本的技术、战术上的时间,却浪费于无休止地选人上,每一任教练接手之后,看人、选人的时间甚至远多于技战术演练。如此国奥,何以出线?

因而,说97年龄段国奥之“死”完全是毁于自己的“瞎折腾”之中,这并不为过!

4、人才富余反倒无人可用?!

不能说有关方面对这支97年龄段国奥队不重视,但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支国奥队原本可用之人不少,但实际到后来却遭遇到了“无人可用”的尴尬。就以中锋为例,不管是球员还是教练,其实都承认:如果张玉宁不受伤的话,国奥队的情况或许会好很多。但是,外界或许并不知道:像97年龄段国奥队,原本最不用担心的恰恰就是中锋位置,因为在这个位置上,国内97年龄段、99年龄段在至少有五人储备,俗称“五大中锋”。

当初傅博率93年龄段国奥队出战里约奥运会预选赛时,由于国内中锋位置上无人可用,不得不将97年龄段的张玉宁破格选入阵中,并直接委以主力。但是,97年龄段国奥队的中锋位置上储备相对较为宽裕。抛开原先来自新疆的叶尔凡不提,除了张玉宁之外,在去年土伦杯赛期间的单欢欢相信给球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遗憾的是,去年夏天转会回到大连一方队之后,因为伤病耽误治疗,导致至今还在养伤。在国家最需要用人之时,单欢欢却有心无力,不得不错过这次奥运会预选赛。而原来来自鲁能的郭田雨,同样是中锋的好苗子,不仅征战过巴林亚青赛,在2018年印尼亚青赛上也表现不俗。但因为一次不合时宜的玩笑,“自废武功”,无法为国奥队出战。至于刘若钒,从去年3月份奥运会预选赛之前受伤,一直到这次最后时刻替换进入名单,始终受困于伤病。于是,当张玉宁受伤之时,国奥队便无中锋可用。

如此多适龄中锋与适龄好苗子,在国家需要用人之际却无法为国征战。这就不得不让人提出这样一个疑惑:如果我们的国奥队在相对比较稳定的情况下,如果国字号队伍建设有自己的体系,特别是当球队需要这些球员时,会让如此多伤病直接影响到队伍的建设与用人吗?当一支队伍的教练组在不断地动荡之中,连自身都不保之时,教练与管理团队何以去关注这些球员?

类似这样的事例,其实可以举出很多。但是,再多的例子又能如何呢?

很多年前,笔者就曾感慨过、也曾呼吁过:中国足球不需要“折腾”,更不能以“改革”之名行“折腾”之实!但现实却并不是以笔者的意志为转移。而当97年龄段国奥队就这样被“折腾”至死时,似乎又没有人需要为此承担责任。这或许才是中国足球之悲哀所在,作为一名跟随了这么多年的记者,眼看着中国足球为“人祸”所累,却又无能为力,我真的不知道还可以再去说些什么了。

(马德兴)

莫拉雷斯